雞米CHIM-J

<國王遊戲>

<國王遊戲>

刀劍亂舞同人/鶴丸國永×一期一振  燭俱

地點: 本丸  大廳?

人物: 全

窗外的星星佈滿整個天空,微風吹著,真是個適合睡覺的好日子,但偏偏主上大人想玩遊戲。

「今天來玩一些有趣的遊戲吧!」主上大人把全部的刀男招集到大廳來,用愉快的語氣對著一頭霧水的刀男。

「有趣的遊戲?偷窺兼桑之類的嗎…真希望是這種遊戲…」

堀川自己一個人坐在和泉守的後面喃喃自語,卻全都被耳朵很靈的主上大人聽到了。

「我也希望是偷窺的遊戲,偷窺我可愛的歌仙的一舉一動!」青江一臉癡漢樣摸著歌仙的呆毛一邊說。

「青江給我住手!二代目是我的,只有我能偷窺二代目!」

和泉守生氣的對清江說道。

被夾在兩人中間的歌仙終於忍受不住,說:「夠了,你們兩個,能不能風雅一點。晚上在找你們算帳。」

「算帳是說要玩點新的姿勢嗎?」青江說。

「新姿勢這不錯!一直做一樣的姿勢也很無聊…那來玩…騎..嗚嗚..

和泉守原本說得正起勁卻被歌仙摀住了嘴巴。

「閉嘴。」歌仙臉已經黑了一大半。

「一期?」

鶴丸小心翼翼的問著坐身旁的一期。

「嗯?」

「你看起來很累,要不要小睡一下?

        鶴丸殿好溫柔!一期小小的在心中激動了一下,臉微紅著回答:「沒關係的,我還可以。主上大人也說要玩遊戲,所以不能睡。」

「真的還可以嗎?不行的話可以靠在我身上睡喔!不然要我把你嚇醒也可以喔!」

「「不准欺負一期大哥!」」坐在一期四周的栗田口弟弟們怒氣沖沖的對鶴丸說道。

「呵呵…鶴丸殿沒有欺負我啦!」

「就只有一期能了解我的好~」

鶴丸一把抱住一期,在臉上偷親了幾大口,手也肆無忌憚的在身上偷吃豆腐。

當然在一旁的弟弟們看的一清二楚,恨不得把鶴丸殺了,但看到自家的一期哥一臉幸福的樣子,也就下不了手了。哥哥幸福他們也幸福。

「鶴…鶴丸殿…別這樣…回房間再…」

「回房間再?一期~你這是在誘惑我?」

「才…不是…」一期臉紅著低下頭說。

「咳咳…」主上大人實在是看不下去了,他清清喉嚨,示意全部的刀男安靜。

「主上大人你感冒了嗎?」長谷部著急的說。

「…」

「喝杯熱水也許會好一點…」長谷部不知從哪變出一杯熱水遞給主上大人。

「不…」你哪來的熱水啊!…這不是重點…認真聽我講話好嗎?

「怎麼能不喝,不然多穿點衣服也好…」

「長谷部君…」

「嗯?」

「我沒有感冒,謝謝關心。」

「主上的健康就等於我的健康。」主上大人果斷無視。

「好,各位。我們來玩國王遊戲吧!」

「國王遊戲?不玩比喝酒的遊戲嗎?」次郎舉手問。

「有未成年在…」

「主君大人~要怎麼玩呢?」五虎退問。

果然小孩子就是比較可愛,我最愛小孩子啦!!主上大人是個十足的正太控,就不多做解釋了。

「國王遊戲呢….就是你們全部來我這邊抽籤,有1~42個號碼,然後抽到有紅色標示的就是國王,國王有4個人,可以指定別的號碼做你想讓它做的事。」

「嘿嘿…國王…兼桑…摸摸…我想插進去…」堀川說。眾人黑線。

「現在,來我這邊抽籤吧!」

主上大人拿出籤筒,刀男一個個上前抽籤。

第一輪--

「YEAH~我是國王~」小狐丸興奮的說。

「甚好!甚好!我也是國王喔!」三日月說。

「國王!!!!!!兼桑~」堀川說。

「我也是國王。」安定的說。

第一輪國王:小狐丸、三日月、堀川、安定

「那國王可以開始了。」

「恩...讓我來想想...」小狐丸搔了搔頭接著說:「那就28號來幫我梳我美麗的頭髮。」小狐丸拿出早已準備好的梳子。

「28號是鳴狐喔~」小狐狸說。

「喔喔~是鳴狐啊~那來幫我梳頭髮吧~要梳得漂漂亮亮喔~」

「...好...」鳴狐起身走到小狐丸面前,拿起小狐丸遞給他的梳子開始梳起小狐丸的頭髮。

「讓爺爺我來想想...恩...19號去坐在6號腳上,然後兩個人親親...呵呵,會不會太過分呢?哈哈,不過我還蠻想看的。」

「...19號是我...」一期說。

「唉!!!!甚麼!!!那6號是誰?我要殺了他...等等,6號是我,嚇死我了...」鶴丸說。

「甚好,剛好是一對,爺爺我還真厲害...哈哈!」

「...爺爺,下次別再這樣了,我快被嚇死了...」鶴丸說。

「真是抱歉呢...不過這樣才刺激啊!」

「算了...來吧!一期做我腳上!」鶴丸拍拍自己的腳,示意一期坐。

「唉!好...好的...」一期小心的坐到鶴丸腳上。

「親親。」鶴丸閉起眼睛說。

「好...好的...」一期的臉慢慢地靠近鶴丸,然後快速的親了下去。

但是離開速度卻不夠快,被鶴丸搶先一步壓住頭部,來個深吻。兩人就這樣吻了快1分鐘。這1分鐘對鶴丸和一期是享受,可這1分鐘對在一旁觀看得眾人卻是......

「恩...鶴丸殿...我可以坐回我的位子了嗎?」

「可以喔!」

「換我了!!」堀川說。

「你要指名幾號呢?」主上大人問。

「兼桑幾號呢?」堀川問著前面的和泉守。

「不告訴你!!」和泉守說。

「唉!為甚麼?」

「告訴你的話肯定沒好事,我才不要跟你說!」

「好吧...那就40號跟30號玩pocky  game,我這裡沒有pocky但是有巧克力。所以就用巧克力代替吧!」

「40號是我。」歌仙說。

「真幸運!!!!我是30號喔!」青江興奮地說。

靠!居然要跟一個變態玩pocky  game,堀川我恨你,青江我也恨你。歌仙默默地想,但國王說的就要做到,算了...硬著頭皮上了。

「給你們巧克力!」幸好不是跟兼桑...

「歌仙來吧!」青江咬著長條型的巧克力含糊不清的說。

歌仙輕輕地嘆了口氣,咬上另一端,兩人就這樣越來越接近...越來越近...

「死一萬遍去吧!青江!」

「只不過是被親到一口,不需要那麼大驚小怪吧…我們明明做過更害羞的事了…像是愛愛還有…」

「閉嘴啦!死青江」

「阿阿阿阿阿阿!青江你對二代目做了甚麼???」

「親親!」青江用十分欠揍的表情指了自己的嘴巴。

「二代目!我也要跟你親親!」

「滾。再靠近就別想再看到我。」

「是…」和泉守聽話的滾回座位坐好,嘴上還不停咕噥著「我也要親親…」

「兼桑想要親親的話可以和我親親喔!」坐在他身後的堀川笑笑地說。

「你就算了…」天曉得如果他和堀川親親的話,晚上會發生甚麼事(請自行腦補)。

「接下來是我了。」安定說。

「我就…」安定思考下說:「1號公主抱41號,抱住來個輕輕一吻,放下來後,再來個法式熱吻,接著…」

還有!?

「41號撲倒1號,坐在1號身上,俯下身來給1號法式熱吻,當41號要結束吻時,1號再抓住41號的頭,強迫性的再來深深一吻。接著…」

夠了,安定!太過了!

「結束後,1號再壁咚41號,說句令41號害羞的話,趁41號害羞時穩住他,吻到他雙腳發軟!就這樣!」安定滿足的笑笑,不是國王的眾人臉都黑了,這1號和41號真可憐…

「安定…」主上大人一臉凝重地看著安定,正當眾人以為主上大人要斥責安定時,主上大人說話了!

「安定…這真是太棒了!做得好!不愧是我的愛刀!」

主上…你夠了…

「好,那麼1號和41號是誰呢?」

「我是1號喔!」光忠舉手說。看到坐在他身旁的大俱利面有難色地看著手中的籤,便從他手中把籤奪過來。

「喔~小俱利是41號喔!」

「好的,那就快執行國王的命令吧!俱利醬和馬麻~」

「好的~小俱利我要來抱你囉!」光忠彎下身要抱身旁的大俱利,他以為大俱利會反抗,但他卻甚麼也沒做,呆呆的站著要給光忠抱。

「小俱利臉紅了喔!」光忠輕而易舉地抱起大俱利說。

「少…少囉嗦…」大俱利把臉埋在光忠的懷中,但仍然藏不住紅通通的臉。

「yoooo~親下去~光忠快行動!!」安定已經變成不安定,在一旁起哄著。

「喔喔喔喔!!我也想這樣抱我家一期!!!」鶴丸也跟著瞎起哄。

「小俱利抬起頭,我要親你。」

「甚麼話…嗚恩…」光忠趁著大俱利轉過頭時親了下去。

一吻落下。

「不是說是輕輕一吻,是聽不懂人話嗎…」大俱利抱怨著,但心裡還是很開心的。

「就看小俱利太可愛,不由自主就…哈哈…」

「甚麼不由自主…哼…放我下去…」

「遵命。」光忠輕輕放下大俱利。

「接下來,大俱利要撲倒光忠!被子已經幫你們鋪好了!」”不”安定說。

「哈哈…甚好,爺爺我最愛看這種鋪來撲去的事了…」三日月小啜一口茶。

「喔喔喔喔!大俱利快撲倒光忠!!」鶴丸又在瞎起哄了。

「哪是你們說的那麼簡單…哼…」大俱利小小抱怨,但還是把光忠撲倒了!

“嘣”

「雖然有被子但還是很痛阿…」光忠吃痛的說。

「平常我也很痛的…只是讓你體驗一下我當下的痛…」

「小俱利,那時候真的很痛?抱歉。」

「哼…閉上嘴…」

光忠以為大俱利真的不爽了,但下一秒大俱利卻俯下身親吻光忠。舌頭有一下沒一下的逗弄著光忠的舌頭,似乎想進攻但又不敢進攻。

大俱利覺得已經夠了,準備要離開光忠,但他顯然是忘了接下來的命令。      在光忠伸出手來緊緊扣著大俱利的頭來個真正的法式熱吻時,他震驚了一下。一下,真的只有一下…

「恩…嗚恩…」大俱利被光忠靈巧的舌頭弄得喘息連連。來不及吞嚥的口水沿著嘴角流了下來,讓在場的刀男和主上大人都看得臉紅。

「呼…舒服嗎?小俱利…」

「哼…爛透了…」大俱利用袖子擦擦嘴角的口水,用臉紅的臉瞪著光忠。但對光忠一點威脅作用都沒有,反而有那麼一點誘惑的效果…

        光忠似乎是被誘惑到了,一把把大俱利抓起來壁咚。

「我愛你,小俱利。」

「…哼…」光忠成功的讓大俱利臉紅。

原本是光忠要趁大俱利臉紅時吻他,但大俱利卻自己主動吻住光忠。光忠迅速搶回主導權,又一次激情的法式熱吻。

大俱利被吻的臉發紅,雙腳直打顫,如果光忠沒有扶住他恐怕大俱利早就跌到地板上了吧…

深深一吻終於結束,光忠抱著身體發軟的大俱利坐回座位,邊貼心地拍拍大俱利的背幫他順氣,滿足地舔了舔自己的嘴唇,看著大俱利壞壞一笑。

「今天結束後,會再和你一起玩的喔!會讓你壞掉喔!」光忠用只有大俱利能聽到的聲音在大俱利耳邊說,還壞心的在他耳朵吹氣,讓大俱利的臉更紅了。

「你…哼….」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國王遊戲-第一輪  完